收藏环亚集团酒業在線留言網站地圖

您好!歡迎來到深圳市环亚集团酒業品牌官網!
环亚集团全國谘詢熱線0755-82282648

环亚集团酒業

智利葡萄酒
當前位置:首頁 » 行業資訊 » 全球葡萄酒版圖悄然生變化

全球葡萄酒版圖悄然生變化

文章出處:責任編輯:查看手機網址
掃一掃!全球葡萄酒版圖悄然生變化掃一掃!
人氣:-發表時間:2015-07-03 15:51【

巴黎財富管理銀行(BNPParibasWealthManagement)近日公布了近年來全球葡萄酒在生產、種植、消費等方麵的變化。數據表明,法國的葡萄酒與葡萄園價格居全球之首。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葡萄酒消費國,在美元強勢及中國等市場增長趨緩的背景下,也當之無愧地成為“最具吸引力的重要葡萄酒市場”。

法國酒為全球最貴

眼下,消費者能夠更容易買到產自不同國家的各類葡萄酒,但要喝法國酒,就不得不花費更高的價錢了。

巴黎財富管理銀行(BNPParibasWealthManagement)發布的報告稱,人們在購買法國葡萄酒、葡萄園的時候,他們更願意花費高價,對法國高端葡萄酒和葡萄園更為鍾情。全球葡萄酒的出口均價為2.62歐元/升,而法國酒出口均價高達約7~7.5歐元/升。

而那些名氣大的法國產區,其酒價更高。波爾多(Bordeaux)和勃艮第(Burgundy)葡萄酒的平均出口價格為9.7歐元/升和10.6歐元/升,而香檳(Champagne)產區更是高達15歐元/升,居法國所有產區之首。總體來看,盡管法國的葡萄酒出口量位居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後,僅為世界第三,但如果以金額來計算,法國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國。

法國葡萄酒的價格也反映在葡萄園價格上。波爾多位置較好的葡萄園價格高達260萬歐元/公頃,勃艮第頂級葡萄園價格甚至高達1,000萬歐元/公頃。相比之下,香檳和羅訥河(Rhone)的葡萄園價格還比較低低廉,分別為120,000萬歐元/公頃和414,000歐元/公頃。

巴黎財富管理銀行農業部門負責人BenoitLechenault認為,盡管葡萄園交易僅為經驗豐富的代理商所把控,其潛在投資價值仍然吸引著法國和國外的投資者。

在法國之外,有一些地區的葡萄園價格也很高,但不會達到波爾多、勃艮第和香檳產區的水平。房地產谘詢公司萊坊(KnightFrank)2014年的報告顯示,投資者也會考慮除波爾多以外的其他優質葡萄酒產區。比如意大利的皮埃蒙特(Piedmont)產區,每公頃葡萄園價格可高達100萬歐元;基安帝(Chianti)產區,按照不同的等級(DOC/DOCG),每公頃葡萄園的價格在10萬到15萬歐元之間;蒙塔希諾(Montalcino)每公頃葡萄園的價格則在30萬到50萬歐元之間。

萊坊的數據還顯示,新世界的葡萄園價格則便宜得多,阿根廷門多薩(Mendoza)產區每公頃的葡萄園在約30,000美元到100,000美元之間;新西蘭的霍克斯灣(HawkesBay)葡萄園的價格則在約130,000美元到170,000美元之間;不出意料,納帕穀(NapaValley)的一些葡萄園價格可能是新世界中最高的,在約135,000美元588,000美元之間。

美國地位巍然不動

巴黎國民銀行的報告還分析了歐洲如何設法應對來自新世界的挑戰,並占據全球生產的主導地位。

根據國際葡萄文章來源華夏酒報與葡萄酒組織(OIV)的數字,全球目前的葡萄種植麵積約為750萬公頃,比1995年減少4%,2013年全球葡萄酒生產量為2790萬千升(372億瓶)。

其中,12個主要產酒國的葡萄酒總產量占全球總量的65%,最大的3個產酒國(意大利、西班牙和法國)的總產量占全球總量的47%。在過去的20年裏,新興葡萄酒產酒國的平均出口量增長了48%,智利、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出口量更是上升了100%~300%,而歐洲仍然占據了世界葡萄酒總產量的59%。

盡管在過去的35年內,全世界葡萄消費量下降了13.8%,歐洲仍消耗了世界半數以上的葡萄酒。美國目前年人均葡萄酒消費量約為12升,雖然很多國家的人均葡萄酒消費量都高於這個數據,而美國以其3.189億人口成為全球葡萄酒消費總量最高的國家。不過,歐洲依然占據了全球50%的葡萄酒消費量。實際上,從1980年到2013年,歐洲的葡萄酒消費量已經下滑13.8%,為2390萬千升。

荷蘭拉博銀行(Rabobank)和國際葡萄酒與烈酒研究機構IWSR都把美國列為“最具吸引力的重要葡萄酒市場”,這部分受益於美元最近的強勢和中國等重要市場的發展趨緩。

總的來說,從2000年到2013年全球葡萄酒出口量提升63%,出口額提升87%,其中出口量占生產總量的35%,為130億瓶。意大利的葡萄酒產量(449萬千升)和出口量都排全球第一。

“葡萄酒市場已經成為一個全球化的市場。雖然競爭日益激烈,很少品牌能夠真正達到國際化的水準,不過高端葡萄酒的發展前景非常樂觀。”Lechenault說。